首页 > 历史军事 > 袭清 > 第五章 其昌洋行

第五章 其昌洋行

目录

    沙河帮李大锤一行人走后,黄飞鸿领着徒弟和没受伤的众人也先一步离开了租界。;

    沈狱身上伤口崩开的缘故被留了下来,羊胡子是其昌洋行的买办,受伤一行人互相搀扶着来到对面其昌洋行。

    其昌洋行是19世纪远东最著名的德美合资公司之一,1818年普鲁士商人劳伦斯·凯恩创办于广州。起初从事广州至柏林之间的跨国贸易生意,早期主要经营项目是茶叶、生丝和福寿膏。1840年美国人弗朗西斯成为洋行合伙人,生意越做越大如今涉猎的生意甚广,其中还包括枪械。

    其昌洋行二楼一间办公室里,羊胡子戴少旗坐在大班椅上捧着咖啡侃侃而谈,对面沙发上戴少茵正小心翼翼的给沈狱包扎伤口,没放麻药的缘故,痛的沈狱直咧牙。

    羊胡子坐在大班椅上喝着咖啡若有所思的看着沙发上那对男女,总感觉这种情形似曾相识,摇了摇头打断自己的思绪,笑着说:“十四妹,沈兄弟就是你口中踏遍西欧各国的大才子?”

    “十一哥,我可没说他是才子,你别断章取义呢。”戴少茵嘟起可爱的小嘴,不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妮子。”羊胡子笑笑指着戴少茵。然后问沈狱:“沈兄弟,具体都到过那些国家?”

    “少旗兄,喊我沈狱就成,我在美利坚合众国和法兰西国呆的时间久一些。”沈狱中规中矩的回答。

    对于少茵姑娘的这个堂哥,沈狱有几分佩服。四十来岁人能在这么大的洋行担任实职买办,不简单呐。通过刚才交流知道他精通英、法、德三国语言,早年间也在美国读过几年铁路工程,这样的人放在一百年以后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。

    “沈兄弟,在美利坚学得什么专业?”羊胡子似乎对沈狱挺感兴趣,对沈狱的身世和来历问得比较详细。

    沈狱又开始发挥瞎编的本事,毕竟以前是间谍,涉猎东西甚广,圆起慌来并不难。

    羊胡子有意考校,用德文说了几句,又用法文讲上一段,沈狱都对答如流。

    见沈狱果真有几分真本事,羊胡子起了猎才的心思。“沈兄弟不如来洋行帮忙吧,以你的本事,当个通译官绰绰有余。”

    通译官后世称之为外交翻译,相对如今的沈狱来说,也算是一份好差事了,考虑了一会儿正准备答应。这时,脑海灵光一闪,心中想到一条发财的计划;当间谍时职业的需要,许多枪械草图都记在脑海里,对于枪械沈狱也算是半个专家了。

    如今的冶金技术肯定不能支撑起21世纪的复杂枪械,脑海中过了一遍,发现有一款枪正适合换点小钱来花花。德国1888式委员会步枪,这种步枪因无烟火药的发明应运而生。明年德国人路易斯即将发明888步枪,这款枪也是闻名后世毛瑟98k步枪的前身,自己抢先一步在他前头设计出来,嘿嘿,这钱赚得很舒坦哩。

    888式步枪较以往的枪有了质一般的飞跃,供弹具从管状弹仓改变为固定弹仓,别小看这小小的变更,战斗中迅速装填枪弹,以达到最短时间发射子弹这可是神器呐。漏夹装填是最大卖点,相信只要设计草图拿给毛瑟公司,对方是行家,一准能卖个好价钱。

    “少旗兄也做枪械生意,对于普鲁士的毛瑟军械公司应该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哦?”羊胡子疑惑的望着沈狱:“沈兄弟也知道毛瑟公司?”

    沈狱点头,说道:“这么说吧,我有一款枪械设计草图可以卖给毛瑟公司。”

    “沈狱兄弟对枪械也有涉猎?”羊胡子目瞪口呆的看着沈狱。

    “这次少旗兄去德国,我希望少旗兄能帮我个小帮。至于卖得多少钱我和少旗兄对半分。”沈狱从刚才想到这个点子,脑子一直不停的飞速盘算着。只要抛出第一张设计草图,懂行的德国人不会不上钩,只要上钩,那就好办了,自己脑中有的是枪械草图,只要卖完草图,想不富裕都难了。

    “提什么钱不钱的,就这点小忙,为兄帮定了。”羊胡子不太相信沈狱能画出什么值钱的枪械草图,或许沈狱懂一点枪械知识,但和德国技术比,那简直是过家家。如今德意志帝国和以前不可同日而语,各方面技术已经开始领先世界,说和大英帝国并驾齐驱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“沈狱兄弟这两天把设计草图取来吧,我差不多这几天要出发了。”羊胡子随口一说,没太往心里去,心里始终觉得沈狱更适合通译官这个差事,至于枪械草图,年轻人嘛,总是有些好高骛远的。

    两人相谈甚欢的时候,“笃笃笃……”敲门声响起,洋行伙计进来在羊胡子身边耳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羊胡子脸色变了几变,然后站起来,说道:“麻烦了,宝芝林的人被纳兰云初的绿营官兵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戴少茵惊叫,慌张的说道:“十一哥,怎么办?快想想办法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先在这里呆着,我去找德国领事。”说完话,羊胡子匆忙出门了。

    羊胡子走后,沈狱和戴少茵始终沉默着,等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还没见回来,戴少茵对沈狱说:“不行,我要回宝芝林看看,我不放心姐姐。”

    沈狱说:“不等你十一哥了?”

    “不等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陪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身上有伤,你留下。”

    最后戴少茵拧不过沈狱,还是沈狱陪着她回宝芝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宝芝林大门紧闭,上前敲门,久久没人答应。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突然间,戴少茵像个孩子般蹲下哭了起来。沈狱手足无措,不知道怎么安慰,最后还是把手放在她脑袋瓜上轻轻的抚摸安慰着。

    看着哭的像大花猫的少茵姑娘,沈狱心中感叹,这孩子长不大呢。想想也是,戴少茵才十九岁,放在后世也就高三大一的年纪,不是个孩子是什么?

    宝芝林的门突然开了,十三姨从里面伸出头来,见是沈狱和十四妹,焦急的说道:“快进来,里面说。”

    “姐,你没事儿?”戴少茵“唰”的跳起来,紧紧抱住姐姐。

    “进去再说。”两人没有问怎么回事,赶忙的跟了进去。今天整个宝芝林静得离谱,好像有一股不祥的气息正笼罩着。走过一进练武场进入二进的客厅正堂,黄飞鸿正坐在中间八仙桌旁的太师椅上,神色很是肃穆。

    戴少茵想要说话,十三姨拉了拉她,做了个嘘声的动作。

    大概一盏茶时间,黄飞鸿站起来,说:“你们留在宝芝林,我去去便回。”

    “飞鸿去哪?”十三姨走前两步,然后又站住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不会做傻事的,我去找黑旗军的刘永福将军,我和他有点交情说得上话。”

    “黄师傅,我跟你去吧,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。”沈狱站出来说道。

    黄飞鸿望了眼沈狱,轻微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黑旗军只是名义上的朝廷官兵,实质是一支地方武装,早年在太平洪杨之乱期间,活动于两广边境,以七星黑旗为战旗,因以得名黑旗军。这支农民起义军身经百战,立下过赫赫战功,在中法战争上百次战役中,唯一一支输少赢多的军队。

    自打从越南回国被收编,黑旗军备受压制,濒年裁减,现在只剩下不到一千名老兵,著名战将亦多离去,英雄劲旅接近迟暮,首领刘永福长年郁郁寡欢。

    南岸黑旗军驻扎营地将军大营内,沈狱见到了这名传奇战将。斑白的头发怎么也让人难以联想到他是刘永福,他今年才五十岁呐,不过那双虎目仍然眼若饥鹰,锐利有神。

    黄飞鸿直接道出缘由,和刘永福共事两年多,两人交情不错亦师亦友,听黄飞鸿说完过程,刘永福仰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黄贤弟,这个忙为兄帮不上了。”刘永福无奈的说道:“刚刚接到调令,让我孤身一人到碣石镇去任总兵,马上就要动身。”

    沈狱和黄飞鸿听到这句话,互相对望一眼,第一感觉,刘永福要被人架空了。

    “此去碣石镇万望保重,飞鸿只因徒弟有事,不能为永福兄辞行了。”徒弟被抓黄飞鸿也是乱了分寸,正准备告辞。

    “黄贤弟,等等,虽然为兄帮不上你,不过为兄可以修书一封,或许这个人能帮上忙。”

    刘永福走到书案旁,摊开纸墨,笔走龙蛇,不到半响的时间写完了,吹干笔墨,直接递给黄飞鸿。

    “把这封信交给两广总督张之洞大人,只要他肯帮忙,问题就不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张之洞……”沈狱不由自己的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刘永福和黄飞鸿不约而同的望向沈狱,刘永福问:“沈小哥认识张大人?”

    沈狱摇头。对于张之洞,沈狱可真真是闻名已久啊,晚清四大名臣,和曾国藩、左宗棠、李鸿章齐名。张之洞很早成名,熟读兵学名著,早期清流首领,后来成为洋务运动派的主力军,后世著名的汉阳造兵工厂就出自这位名臣之手。

    “飞鸿,为兄求你个事情。”刘永福的话打断了沈狱的思绪。

    “今天开始,黑旗军将要被解散,我希望飞鸿把他们组建成民团,继续带领大家习武健身,待他日……”

    ...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